Welcome to 好运来开户 為夢而年輕!


資訊中心
聯系方式

  地址:上海市世紀大道1701号
        中國鑽石交易中心13B

  電話:021-60209176


當前位置:主頁 > 資訊中心 >

大豆種植面積提升了嗎,如何争奪“定價權”?

改種大豆,成為今年北方很多農戶的“高頻詞”。


5月27日到6月1日,大商所組織進行2019年黑龍江省大豆春季考察,一位參加調研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今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改種大豆的面積明顯增加了。


“今年的調研,我們對大豆種植面積調整的感受比較深。我們調研的地方,今年大面積改種大豆了。”該人士表示。


據了解,黑龍江省是我國最大的大豆主産區,面積和産量約占全國40%-50%。據從各方的數據來估算,2019年黑龍江大豆播種面積有可能上升15%-30%。


我國目前仍是最大的大豆進口國,據國家糧油信息中心估計,2019年大豆仍然要進口8900萬噸,是農業農村部預估2019年國産大豆産量的5倍。


大豆種植面積明顯提升


曾幾何時,我國是大豆出口第一大國,即使在20世紀80到90年代,大豆仍然有餘量出口。進入20世紀以來,我國逐步成為大豆進口第一大國。


近20年來,我國大豆年産量一直在1800萬噸以下,近年來甚至從最高峰的2004年1740.15萬噸年産量,跌至最低的2015年1236.74萬噸年産量。


與國内大豆産量相對應的是節節上升的大豆進口量,根據海關總署的數據,2014年進口7139.9萬噸,2015年8169萬噸,2016年8391萬噸,2017年9554萬噸,2018年8803.1萬噸。


今年中央一号文件《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“三農”工作的若幹意見》提出,要實施大豆振興計劃,多途徑擴大種植面積。


3月份,農業農村部印發的《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》提出,到2020年,全國大豆種植面積力争達到1.4億畝。2018年,大豆種植面積約為1.27億畝。


目前,大豆的種植面積提升了嗎?


“從我們看到的情況,确實提升了。”上述參與大商所調研的人士指出,大豆種植僅針對生産者的補貼,黑龍江2017年是173.46元,2018年大幅度提高到320元,2019年據說不高于270元,雖然價格和2018年相比有所降低,但仍是很高的,因此吸引了很多農戶改種。


根據國家統計局此前的預測,今年全國大豆意向種植面積增長16.4%,吉林、黑龍江、遼甯和内蒙古大豆意向種植面積分别增長37.0%、28.4%、14.2%和14.1%。


根據國泰君安期貨的調研報告,預估今年黑龍江地區大豆種植面積增加幅度為20%-30%左右。東證期貨相對悲觀,但也預估2019年黑龍江省大豆播種面積同比增加 15%左右。


中原期貨農産品分析師劉四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,一些農戶之所以改種,主要有兩個原因。首先是有200多元補貼,從收益的角度出發,一些農戶會從玉米改種大豆。其次,這些年訂單農業比較火爆,一些地方結合下遊深加工的需求,比如說種植非轉基因、高品質大豆,收益會更高一些。


農業農村部發布的2019年5月中國農産品供需形勢分析指出,在生産者補貼政策支持下,上年度東北部分地區大豆種植收益好于玉米,今年大豆生産者補貼仍明顯高于玉米,農民擴種大豆意向增強,非優勢産區玉米播種面積預計繼續調減。


根據上述形勢分析,2019/20年度,在大豆振興計劃實施的推動下,中國大豆播種面積将增加至9066千公頃,比上年度增長7.93%;大豆産量1727萬噸,比上年度增長7.94%。


如何掌握定價主動權


種植面積提升,能改變中國大豆的産業地位嗎?


如果按照2018年國産大豆約1600萬噸、進口大豆8803.1萬噸來計算,我國大豆的自主率隻有15.4%。


中國提升大豆“話語權”隻能一步一步來,産量的提升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
“國内的産量增加是慢慢來的,比如從2018年的1600萬噸上升到2019年的1700多萬噸。”上述參與調研的人士表示。


我國大豆畝産量較低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7年,大豆單位面積産量為1853.59公斤/公頃,每畝産量僅為123.57公斤。如果按照目前的畝産量,大豆如果想完全依靠國産,需要占用大量耕地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
“我國大豆對外依存度很大,不可能完全實現自我供應。而且大豆與米、麥子、玉米不一樣,是泛糧食的概念,不需要劃定那麼嚴格的紅線。因此,我認為國家将逐步提升大豆的自給率,這樣的話,也有利于我們在整個大豆市場上的定價權。”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
此外,我國大豆急需“提質增效”。


“現在,我們提大豆振興,但是無論是從價格還是産業利用上,國産大豆都比不過國外大豆。首先,價格上進口大豆一噸3000元左右,而國産大豆最便宜也要3400元一噸。其次,國産大豆主要是蛋白質含量高,在出油率和豆粕上的産出方面,不如進口大豆。”劉四奎說。


他表示,我國曾經是大豆第一大出口國,現在是第一大進口國,失去了定價的主動權。目前的局面是市場選擇的結果,也需用市場的手段來改變。


“首先,需要提升種植的方法,要精良選種,提升畝産量。再次,要努力開拓中遊市場,進行概念性種植,比如綠色、環保、非轉基因等,來提升利潤。最後,要結合期貨、保險等産品,降低價格波動對農民造成的風險,使他們願意種植大豆。”劉四奎表示。


上述參與調研的人士也指出,我國大豆種植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。“現在,我國國産大豆主要使用于食品制作,沒有過多的工業需求。而進口大豆則形成了榨油-養殖飼料的下遊一個比較完善的産業鍊,因此需求較多。未來,我國大豆需要振興,要關注兩個方面:首先要提高大豆的單産水平;其次,國産大豆要開拓中下遊的用途。”


根據《大豆振興計劃實施方案》,到2020年,全國大豆平均畝産力争達到135公斤,縮小與世界大豆主産國的單産差距。我國食用大豆蛋白質含量、榨油大豆脂肪含量力争分别提高1個百分點。此外,全國大豆化肥、農藥使用量保持負增長,力争到2020年化肥、農藥利用率均達到40%,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80%。


滿足我國大豆需求,仍然需要“自産+進口”兩條腿走路。白明表示,我國提出使大豆進口來源地多元化,這是必須的,能夠保證我國大豆進口的安全性和市場的穩定性。


日前,中國商務部、農業農村部與俄羅斯經濟發展部、農業部共同簽署了關于中俄大豆合作的發展規劃,為全面拓展和深化兩國大豆貿易領域全産業鍊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

(21世紀經濟報道 陳 植)


地址:上海市浦東新區世紀大道1701号中國鑽石交易中心13B
電話:021-60209176 郵編:200122
上海中期期貨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0202260号